通化金马(000766.CN)

通化金马控股股东北京晋商股份已被全部冻结

时间:20-05-22 09:13    来源:证券之星

(原标题:通化金马(000766)控股股东北京晋商股份已被全部冻结)

5月21日,通化金马发布公告,控股股东北京晋商联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晋商”)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本次涉及股份数量1.22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50.46%,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2.61%。但是,截至目前,北京晋商累计被冻结2.41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4.98%。

尽管如此,通化金马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受此消息影响,截至5月21日收盘,通化金马报收5.03元/股,跌幅4.19%。

债务问题引起冻结

控股股东的股份为何被冻结?这还得从通化金马更换实控人说起。

近年来,通化金马一直处于流动性压力中。2013年起,原实控人刘成文家族连年杠杆并购,拖累了公司现金流。截至2019年6月底,控股股东北京晋商的负债本金合计为37.59亿元。其中,金融机构负债为32.62亿元,非金融机构负债为4.97亿元,已到期的负债超过27亿元。除债务压力外,通化金马还面临财务造假、炒作热点等一系列舆论危机。

2019年7月,通化金马传出易主消息。“救火队长”张玉富通过持有北京晋商96.97%的股权控制通化金马24.98%的股份,另通过北京晋商的一致行动人晋商陆号、晋商柒号分别控制上市公司2.95%、1.94%的股份,共控制上市公司股份为2.8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88%。至此,通化金马控股股东仍为北京晋商,但实控人变为张玉富。

一向热衷于“不良资产”处置的张玉富在成为通化金马的实控人后,先后投入资金化解北京晋商的流动性风险。仅就股份质押问题,北京晋商先后与开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达成一致,实施质押展期的债务化解方案。同时,北京晋商与债权人恒丰银行进行沟通。

但在具体谈判过程中,由于涉及债务的违约金、罚息的处理意见方面未能达成一致,遂发生诉讼。在当前市场环境波动的背景下,进而再次对北京晋商持有通化金马的股票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

2019年商誉减值引起巨亏

2019年是张玉富成为通化金马实控人的第一年,但企业业绩出现了巨额亏损。数据显示,2019年通化金马实现营收19.77亿元,同比减少5.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42亿元,由盈转亏。而巨额亏损的发生是由于企业期内受医保目录调整、重点监控药品目录落地等政策影响计提商誉减值20亿元造成的。

据悉,通化金马旗下受政策影响产品较多。其子公司哈尔滨圣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主要品种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系列产品被列入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骨瓜提取物系列产品被调整出《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而骨肽注射液又被纳入《国家重点监控药物目录》。

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通化金马期内实现营收1.51亿元,同比减少63.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4441.96万元。与此同期,企业合计负债30.3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53.67%。

进军医疗产业成效待考

在资金链与经营成绩勘忧的双重危机之下,通化金马还走起了向医疗进军的转型之路。一直以来,通化金马主要从事的都是医药产品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营业务多为中成药品。继2019年11月宣布拟以15.3亿元收购两家医院后,2020年2月15日通化金马再次公告称拟以不高于4.88亿元的交易价格,公开摘牌获取6家医院各15%股权。

记者发现,通化金马的标的医院大都位于黑龙江省。其中,鸡矿医院、双矿医院、七台河医院、鹤岗医院还均为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通化金马对此表示,将通过外延式并购,快速切入医疗服务市场,发展“区域医疗中心”,推进大健康产业战略。

不过,一位医药行业投资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医院近几年不挣钱,投资医院的企业大都亏损了。投资医院在起步阶段需要巨大的投入,后期还需要整合能力。并且,医院的品牌营销工作不好做,优质医生资源更是稀缺。整体而言,进军医疗市场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但是,也有机构分析人士认为,医院是未来大健康产业的核心终端。药企掌握一些医院资产,短期可以强化自身的销售渠道,利于形成大健康产业闭环。国内在相关产业整合方面刚刚起步,有整合能力的企业更容易获得资本的青睐。就企业目前的危机和未来发展战略,《国际金融报》记者向企业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